丹东信息网
体育
当前位置:首页 > 体育

长生界 第470章 祖神殒落地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20:03:33 编辑:笔名

长生界 第470章 祖神殒落地

破的石碑记录了这里曾经有异界祖神殒落的事实,无这里曾经爆过惊天动地的大战

但在时间的伟力下,过往的一切,都烟消云散了。

究竟是何人杀了异界祖神,恐怕将永远的成为迷题,昔日的无敌强者多半都已经不在人世间了。

萧晨非常怀这里曾是燧人氏、武祖、伏羲等人洒过热血的战场。

他将石碑摆正,而后继续向前走去,骨碌碌,脚下出这样的声音,一颗头骨被不经意间踢的滚动了出去。

当向前走出百步后,他惊愕的现了一地的头骨,足足不下千余颗,这些都应该不是弱者,生前修为恐怕都远远越长生境界。

因为,他才这千余颗头骨,现了一颗光华灿灿的特异头骨,那绝对是半祖殒落后留下的。

“这里不是什地……”

萧晨做出了这样的判断,变得谨起来。

这片山脉中,几乎寸草不,全都是红褐色的石山,或如神剑独自直立,或如犬牙交错,气象狰狞。

且。股神秘莫测地力量弥漫这里。不要说飞行。就是行走都有些困难。

“碌……”

一颗头骨突然自石林间自主向他滚来。萧晨顿时抽出一把战剑。握在了手中。

“哧”

剑芒乍现。雪白地头骨被劈成了两半只皮毛黑亮地野鼠吱吱叫着。从里面逃了出来。

“嗯。不对!”萧晨在刹那间戒备了起来。天王高手进入这片石林。恐怕都要举步维艰。一只老鼠怎么能有如此迅疾地度?

“嗖”

果然,破空之响传来道乌光像是一道黑色的闪电一般,向着他的咽喉射来。正是那只通体乌黑的野鼠,此刻它的浑身的皮毛光灿灿,像是绸缎一般闪亮。

口中的利齿却雪白如刺刀,锋利而又森寒,冷光四射备咬破萧晨的喉咙。

萧晨侧开身子,同时战剑斜斩而出。

“吱”

不想这只野鼠迅如闪电,在战剑劈下的瞬间转身躯,在空中一个转折,堪堪躲避了过去。

“嗯,古怪啊鼠!”

萧晨一步跟进,通体放光,克服了这片地域中的强大压力,将度提升了起来,战剑再次落下。

“噗”

血水四溅,剑锋没入了野鼠的身体中是并没有斩为两段,而只是将其剖开了而已多少还连着一层皮。要知道战剑锋利无比,无坚不摧眼下竟然没有将妖鼠完全撕裂开,这一结果显得很邪门。

不过一剑绝对是致命的,彻底破开了身体,如果没有意外妖鼠根本不可能活下来。

萧晨想仔细观看个明白。但哪知意外生,被剖开的死鼠,伤口快愈合,且飞溅出去的血液也全部倒流而回。

“这……”

萧晨大吃一惊,一只老鼠也如此古怪,让他感觉此地透着邪性。且,他注意到,老鼠的血肉晶莹闪亮,隐约间有光华在闪烁,这绝对不同寻常。

“嗯?”

看到乌光闪闪的野鼠,眼中竟然闪现出狡诈般的光芒,犹如人类的眼神一般,萧晨更是大吃一惊。

“噗”

一道血箭自野鼠口中射出,笔直的射向萧晨的额头。

“找死!”

萧晨一侧身就躲了过去,同时手中战剑猛的刺了下去,“噗”的一声将它洞穿,插在了战剑上。

而也就是在这一刻,他感觉危险临近,身体横空移出去数米远,回头观看竟是那血箭调转而回,射向了原地。此刻,更是向他这里冲来,红光一闪,没入野鼠的口中。

“吱吱”

被洞穿野鼠根本不死,疯狂尖叫了起来。

“这里到底有什么古怪,才造就了这样的野鼠?”

萧晨感觉很惑,恐怕一般的修者来到此地,一不小心就会被妖鼠袭杀。

就在他观察野鼠时,四面八方响起了沙沙的声响,且有不少骷髅头骨滚动了过来。

萧晨顿时感觉浑身寒毛直竖,在四面八方,竟然不下上万头野鼠,将他团团包围了!

当中,数百只都是乌光闪闪的野鼠,与被他钉在战剑上的一模一样,其余都的都是血红色的。

密密麻麻的野鼠,各个牙齿森寒,像是一股洪水一般向着他冲来,让人感觉浑身不舒服。

二十七把战剑显现而出,面对如潮水涌来的鼠群,纵横劈斩,顿时血光崩现,被劈出一条血路。

不过,让萧晨惊讶的事情再次生了,没有一只黑色的野鼠毙命,纵然被剖开了躯体,但是也会在一瞬间完好如初,且四溅的血液会倒流而回。

而那些血鼠虽然没有黑鼠那般强大,但是眼见它们的伤口也在慢慢愈合,没有死亡的迹象。

萧晨当时就皱了起了眉头,道:“熟悉的气息,这是……祖神!”

他大吃一惊,蓦然间想到了什么,猛力将插在战剑上的那只黑鼠震裂,鲜血飞溅,在这一瞬间他警醒了过来。

奇异妖鼠的体内真的蕴含着祖神的气息与神力。

“他们……该不会是将异界祖神的尸体吃掉了吧?”

这个结果让萧晨感觉心中一阵跳动,越觉得有这种可能。

上万头野鼠疯狂向这里冲击,就在这时,萧晨觉了一只硕大的金鼠,像是黄金浇铸而成的一般,足有马驹那般大小,在远处出尖厉的叫声,似乎在指挥者着全部的妖鼠。

萧晨眼中射出两道寒光三把战剑冲天而起,并列成十三道长虹,向着下方劈斩而去。

璀璨的虹芒让天上的太阳都黯然失色,“哧哧”之声可谓恐怖

全部斩向金色巨鼠。

金色巨鼠显然是早已通灵的老妖精,居然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,躲避过了十三道长虹是穿越空间一般,疯狂向着萧晨扑杀而来。

这只强大的金色巨鼠,几乎已经达到彻地境界了!

十三把战剑回斩,共二十七道长虹在石林中冲击,绚烂无比。

马驹般大小的金色野鼠,尽管展现出了强大的力量的是在扑杀到萧晨近前时还是吃了大亏。

萧晨任它咬来,一脚蹬出,尽管那锋利的让人心寒的鼠齿咬在了冥铁战衣上但是不可能撕破,二十七把战剑在下一刻全部斩在它的身上。

二十七道恐怖的伤口出,金色的血液顿时流淌而出,但巨鼠并没有被撕裂成一道金光飞快退了出去,而所有金色血液也倒流而回。

战力不是它可怕的地方,这巨鼠最大的倚仗是不死身,被剖开后,可以快复原。

萧晨截取到了几滴金色的血液,细凝视觉到了一股更比黑鼠血液更强烈的祖神气息。

这帮野鼠也太逆天了,竟有这样大的机遇不得**如此强横!萧晨暗暗惊讶。

“哪走!”

剑横空,萧晨杀出一条血路前追去。

就在这时,那金色的巨鼠化成了一个中年男子的形象黄金锻造而成的一般,通体都是金色。

“你竟敢闯我族禁地,留下血肉之身,我可以放你神魂离去。”金色的中年人双目闪烁着幽森的光芒。

“口气倒不小,就凭你也敢吃我肉身?”萧晨挥动手中战剑,向前劈去。

金色的中年人知道厉害,化成一道光束,冲向远处的石山,口中利齿强悍的可怕,几道金光射出,顿时在石山上开出一个洞**,钻了进去。

“哧”

战剑扫出的光芒长达数里,巨大的光束一下子将那石山劈开了。

金色身影惊异的逃了出来,道:“你果然很强横,但是我们是杀不死的,而你永远无法走出这座上古禁阵,早晚会被我们吃掉。”

“想吃掉我,你再修炼个千八百年吧。”

萧晨战剑横扫,周围血肉横飞,野鼠纷纷惨叫。血鼠已经死亡大片,大事黑鼠却依然没有死亡一只。

他皱了皱眉头,右手探出,犹如小山般大小,笼罩而下,一把抓起数十只黑色的妖鼠,而后以神力炼化。

“噗噗”

足足半刻钟,血光闪耀,黑色妖鼠最终肉身碎裂,想要重组,但是他们的血液也被萧晨活活蒸干了,点点晶莹的晶状物化成飞灰,黑色妖鼠彻底死亡。

“你敢杀我的子民,你死定了!”马驹大小的金色巨鼠再次显化出了本体,在远处的一座石山上仰天尖叫。

“轰隆隆”

像是洪水溃堤了一般,远处的石山竟然在颤抖,铺天盖地,无尽妖鼠冲杀来。

简直就像是潮水一般,足足有数十万只,血红一片,声势骇人。

让萧晨稍微心安的是,绝大多数都是血鼠,黑色妖鼠不过几千头。

但是金色妖鼠却再次出现三头,加上原来的那只,整整四只马驹大小的可怕金鼠,实力已经接近彻地境界的强者,且拥有不死身。

洪水般的妖鼠从四面八方冲来,彻底将萧晨淹没了。

到了此刻,他暗暗庆幸有冥铁战衣护身,不然在这不能够飞行的邪地,今日恐怕真的麻烦了。

七彩光华闪耀,萧晨将小圣树从体内召唤了出来,令它悬浮在头顶上空,垂落下一道道丝绦般的瑞彩,将他的唯一不被祖神战衣保护的头颅护住了。

他在妖鼠洪水中冲杀,以战剑开道,慢慢向前走去。

萧晨觉得,这四只金色巨鼠应该平起平坐,想来还应有更强的一只鼠王,他想找到源头,说不定会有什么惊人现。

异界祖神的尸体造就了这群妖鼠,或许还遗留有其他重要器物也说不定。

“哧”

炽烈金光闪现只金色巨鼠扑杀而至,被萧晨一剑剖开了,奈何它拥有不死身,不抓住炼化的话,根本无法击毙。

金色妖鼠一击远退,很快淹没在了鼠潮中。

“哧”

第二只金色巨鼠出现了,它显得非常贪婪与残暴仅想划破萧晨的头颅,还向着他头顶的七彩圣树抓去。

二十七把战剑震碎了周围的妖鼠,刹那将之挡住。

马驹大小的金色巨鼠尖叫,想要土遁逃走都不能。因为,它抓向七彩圣树时,被七彩光华定在了那里。

“一直在等你自投罗我如何毁掉你的不死身。”

萧晨原地打坐,以战剑洞穿金色巨鼠,将之定住了半空中。而后冥铁战衣出可怕的乌光这方天地淹没了。

滔天神力汹涌澎湃而出,萧晨开始炼化这堪比彻地境界的金色巨鼠。

神力澎湃,这片石林剧烈摇动,数十万妖鼠疯狂冲级只金色巨鼠更是不断袭杀,奈何根本冲破不祖神战衣透绽放出的乌光。

整整一个时辰,被战剑洞穿的金色巨鼠,渐渐萎靡不振,身体中祖神属性的能量被生生抽离了出去,眼见就要彻底形神俱灭。

就在这时声沉闷的吼声,在大地下传来声瓮气,像是龙皮鼓在震动一般周围的一座座高耸入云的石山都摇动了起来。

“果然有个大家伙!”

萧晨扔下那只半死的金色巨鼠,大步向前走去。

这个时候十万只妖鼠向着一个方向退走,犹如大海退潮一般。

萧晨跟了过现在一座高耸入云的石山脚下,那里有一个漆黑的大洞,所有妖

了里面。

这是一个漆黑无光、无比阴森恐怖的巨洞,仿佛连接着黄泉,阵阵呜咽声从里面传出,死气森森。

萧晨头顶七彩圣树,身穿冥铁战衣,周围悬浮着二十七把战剑,大步向里走去。

借着圣树的光辉,可以天眼看清里面的一切,这是一个仿佛没有尽头的巨大洞府,入口在山脚下,一直通向山腹中,而后地势渐渐下沉,向着大地深处通去。

足足深入地下千丈,萧晨到达了一片广阔的地宫中,周围是一双双碧光幽幽的鼠眼。

不过他根本不乎,继续前行。

地宫地势越来越开阔,且大的洞府中渐渐有光亮在闪烁,竟是一颗颗光的奇异晶石镶嵌了洞壁上。

忽然,莫大的险感觉出现在他的心间,与此同时萧晨感觉到了一股可怕的力量,击撞在他的腰间。

他顿时如腾云驾雾一般,被打的了出去。

紧接着他又感觉到了磅力量突然临近,可怕的度,飞快到了近前,不过这一次二十七把战剑在他的催动下劈了过去。

“锵”

金撞击的颤音震的人耳鼓生疼,耳膜似乎都要破裂了。

才,竟然瞒过了他的神识,偷袭成功,萧晨转身观看

这竟然是一具白骨,身上没有一点血肉,骨骼晶莹如白玉,没有任何阴森的感觉,有的只是一股邪气,让人不由自主产生惧意。

因为,这具白骨非常奇特。

并不是人类的骸骨,人形的身体两侧,生有八只蜘蛛腿般的白骨刺,长达一米五左右。

而在他尾骨处,还生有一只蝎子尾巴般的白骨倒刺,长足有两米。

这简直就是一个怪物,与人类的骨骼大不相同。

“祖神骸骨?!”

萧晨大吃一惊,蹬蹬蹬向后退了十几步,他并没有在对方身上感觉到丝毫能量波动,但是却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。

眼前这具晶莹的白骨架,骨子里似乎充满了一股暴虐,有一股无形杀意,没有波动,但却清晰的传到了他的心间。

纵然是活着的半祖,也不可能给他这样的感觉,但是眼前这具白骨却做到了,让他心有寒意。

萧晨并没有在白骨上现灵魂波动,更没有在其头骨中现火种闪耀,白骨似完全凭着残存印记的一种本能在行动。

白光一闪,祖神骸骨凭空消失了,与此同时,萧晨身前的战剑也爆出夺目光芒,横空拦截在那里。

“铿锵”之音不绝于耳,祖神尸骨以手格挡战剑,并无一丝损伤!

白骨晶莹灿灿,像是世间最为坚固的神兵一般,根本无法斩出半道伤痕。

萧晨骇然,祖神之威果然不可想象,无意识的白骨就这等的强势,就更不要说活着的祖神了。

怪不得当初在死亡世界的天宫中,神秘强者以战剑击杀一位祖君后,三把战剑同时折断了。

战剑若不集全,不组成真正剑阵的话,果真难以劈杀祖神。

萧晨双目中顿时放光,这可是一具名副其实的祖神骨体啊,堪称绝顶的宝体,放在死亡世界,绝对会让千万火种生物疯狂。

纵然是君王恐怕都难以拒绝诱惑,换上这样一具祖神骨体,会使火种生物的战力提升一大截。

纵然是不送给别人,萧晨自己也可以用,这绝对是一具重宝。

祖神骨体,如光似电,在地宫中快的不可思议,只是简单的攻杀,就表现出了强大的战力,无惧二十七把战剑。

“锵锵锵”

战剑与祖神骨体大碰撞。

就在这时,圣洁的白骨两侧,那八根蜘蛛腿般的骨刺蓦然暴涨,向着萧晨刺来,犹如骨矛一般,锋利无比。

战剑横空,格挡八根骨矛,广阔的地宫中光芒万丈,八杆骨矛与二十几把战剑激烈大碰撞。

突然,一道白芒暴起!

祖神骨体的身后,一道白光腾起,快得不可思议。躲避过了战剑交织成的光幕,划出一道弧形,穿刺向萧晨。

他急忙以四大散手封挡,“砰”的一声,他如遭雷击,手臂上的冥铁战衣凹下去一块,如果不是有此祖神战衣的话,他的手臂可能被刺穿了。

萧晨震惊。

祖神白骨身后的蝎子尾骨,穿透力惊人!虽然没有击穿祖神战衣,但是却令其凹陷变形了。

萧晨震怒,头顶上的七彩圣树射出一道道瑞彩,向着那具骨体笼罩而去。同时,二十七把战剑光华万道,组成不全的剑阵,围困这具骸骨。

哧哧哧

破空之响不绝于耳,终于暂时压制了这具强大的离谱的白骨,而后他倒退了出去,白骨暂时不能威胁他了。

“咦……”

萧晨惊讶的现了一本玉书,似乎是属于祖神骨体的,上面还遗留有他的气息。

“难道是祖神遗留的经书,这……”

他推测这具骨体多半是属于那名异界祖神的,那么眼前的玉书必然是异界的神秘宝典。

“危险!”

就在这时,萧晨有感觉到了强烈的危险气息。

地宫深处似乎还隐藏着什么,蓦然间他再次听到了那沉闷的声音,像是祖龙鼓在被擂动一般,整片地宫都要摇动。

“果真隐藏着一个大家伙,那帮该死的鼠妖似乎都是为它服务的,到底是什么?”他判断那不是所谓的鼠王,而应该是一个级巨型蛮兽。

萧晨戒备起来,前有未知的危险,后有祖神骨体阻断去路,他的境况实在不妙。

婴儿咳嗽流鼻涕怎么办
血栓能治好吗
宝宝咳嗽咳到吐怎么办
小孩干咳吃什么好的快